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那个调皮的孩子已经不在


前几天看到饼干的微博上都是写一些感情的事,于是昨天给她写了一封邮件,这一写,勾起了我的怀旧情结,往事不时涌现,其中最重要的当属那件事。

小 时候我明显是个调皮捣蛋的孩子。那时我家门口有条小溪流过,我有事没事都会往那里跑,去玩水,洗脚,之所以这么喜欢玩,我想是儿童的天性,因为在未出生前,在羊水里呆久了,自然对水很是亲近。可是大人不管这个,一见到你去溪边,就要抓你回来,实在不听话时,就用衫树枝抽你。常在溪边走,哪能不湿脚,因为经常玩水,我的脚发炎了,脚趾间烂的一塌糊涂,后来严重到走路都成问题了。于是老妈每天就给我涂硫磺粉,渐渐好了。但这依然阻挡不了我去亲水的步伐,偶然的一次,我来到河边,发现许多红鲤鱼和黑鲤鱼在那里悠游自在的游来游去,仿佛发现世外桃源一般高兴,我不愿惊扰它们,只是看着它们游啊游啊,到上课时间就 去学校了,那时我才上幼儿园。也许正是因为这次的经历,让我知道什么是自然美,而这也影响了我的审美观。所以当看到许多女生涂脂抹粉时,我总是不太喜欢。 后来家乡的环境逐渐遭到破坏,我就再也没有见过这些鲤鱼了。

作为调皮的孩子,肯定还干过一些其它事,许多已经记不清了。 上了一学期的幼儿园,之后就去外婆家上一年级。书是向邻居的大哥哥借的。上完之后,他说要把书还给他。用了一个学期,还真有点舍不得,可是书是人家的,还是得还。 于是依依不舍的将书还给了他,可能他也看出我很想留下这本书,于是他说要不你留着吧。也许是自己的那点小猫猫被看出来了,或者是不喜欢他那种突然改变主意 的处事方式,我立刻回绝了他,从此两人形同陌路。即使20年过去了,现在两人见面时还是异常的尴尬。哎,真是奇怪的儿童。 上小学一年级时,我也会欺负一下幼儿园的小朋友们。课间的时候,和几个小伙伴就会跑到幼儿班去,有时候,会对幼儿班的小朋友动粗,后来被老师知道了,就被抓去跪沙子。

学校旁边住着一户人家,这户人家种了几株黄瓜,我和小伙伴们就经常在这里晃悠,等这黄瓜成熟。某天黄瓜终于熟了,于是我和小伙伴们就动手了,偷偷去摘黄瓜。 然而毕竟是在人家的眼皮底下干活,还是被知道了。于是一个个被指认,而我竟没被认出来,小伙伴们也很讲义气,没将我供出,于是我只好躲着这户人家的孩子, 等风声过去了就不怕了。

一年级时我还很小,但因为是最后一个去报到的,所以被安排到了最后一排。那时我年纪还小,还没有到上一年级的年龄,而再上 一年幼儿班又没什么意思,可是家里又没人带我,于是爸妈只好将我塞到学校,据爸妈说是多交了些钱才让我去上学的。坐在课堂上,明显无聊了,于是不安分的我 就干坏事了。某日,我将手指伸到屁股眼,搓搓两下就给同桌闻,同桌闻了之后,当场就报告老师,于是我遭殃了。

有一次在家门口和小伙伴们玩耍,那时还穿这着开裆裤。儿童对世界总是充满着好奇,对自己的身体当然也是。于是在那天我们集体坐着,对自己的身体产生好奇,秀出小JJ,用手指将包皮往里翻,轻轻碰触龟头,竟然有种奇异的舒服。

那 时的数学课特别有意思。学加法时,和为10以内的加法还好,用手指算就可以了,超过10的话,狠一点的就再加上脚趾头来算,教科书上介绍的正统方法是用火 柴。可是贫苦人家去哪里找那么多火柴,于是我们想到烧香时剩下的竹棍,于是上课时就比谁的竹棍多,我将家里的香棍收集起来,即使还在烧的也不放过,还将别 人家里的也收集了。最终收集了一大捆,心里乐滋滋的。

那时看到有人写字时用的笔是用纸卷一下,然后插一截笔芯的;有的使用传统那种扫把 ,从上面扯一根杆,然后插一截笔芯;有的拿着一只只有两截手指长的笔在写字。于是自己也这么干。好好的一只笔,就被我抽出笔芯,然后自己也做了一只笔。拿 着这种笔写字,姿势自然不正确,写字自然很丑,导致后来我的写字水平一直只停留在一年级。 调皮的孩子还是要被惩罚的。因为我年纪小,上课又不认真 听,于是抄写拼音字母就成了家常便饭,很多时候被留下来罚抄,只剩一个人在教室里抄,不知有多么孤独。年纪善小的我忍受孤独的能力还不够,于是一个劲的 哭,校长正好在隔壁吃饭,于是听不下去了,就叫我回家去。现在还特别感激这个校长。

然而这些都是小事,真正影响深远的还属那件事。那天我 还在睡觉,我那调皮的弟弟就来逗我了,他拿着狗尾草在我鼻子上一弄一弄的,我从熟睡中醒来,怒火中烧,竟然跟我耍调皮,当即给了他一脚,事实证明,调皮惯 的人脚法特别好,直接题在他的肚皮上,弟弟当场哭了,我也不管,继续睡觉。于是我爸来了,二话不说,我就被他用被子蒙着脸,几近憋死。即使20年后的今 天,没当想起这段被憋的经历,一种窒息感就会从喉咙中汹涌而来,当时确实怕的不行。从那以后,我不调皮了,变得小心翼翼,变得怕做错事,变得很沉默。也不 知从什么时候起,我发现对抗暴力的一种方式就是沉默。

几年前,还有买《读者》的习惯,在上面看到一篇《父子之战》的文章,老爸看过之后, 说这很像我们两个人。他说小时候如果威胁我要把我赶出门外,我会什么话也不说,自己打开门,然后走出房间,关上门;威胁我要把我关到谷仓里,饿我肚子,我 会主动的打开谷仓的门,然后自己走进去,关上门。回忆下这些情景,确实有那么一些印象,而以我那倔强的性格,确实会做出这些事。也是老爸不知道,是他让我 变成这样的。事实上,我现在的理念是,儿童小时后就应该调皮些,对世界和周围都充满着好奇,这样才会去思考,不怕做错事,要知道做错事是非常正常的。

庆幸的是,尽管老爸性格极差,教育方式不好,但他还是很重视教育的。还在小学一年级时,我和弟弟就会在他的指导下被古诗词,那时一家四口,其乐融融。正因为在这样的环境下,我养成了读书的习惯,具备良好的自学能力。即使多年过去,我依然很怀恋那个调皮的孩子,因为那才是真是的自我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