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我眼中的沙县小吃(3)-煤之殇


以后只要爸妈在外面开店,暑假时如果不是特别热,都会去爸妈那里,于是去过挺多地方的。

去过福清,这次是到福清的一个小镇上。这真是蛮荒岁月,生活相当艰苦。因为当时还不存在沙县小吃这个商标,而自己又没有足够的资本,所以为了节省成本,都是住在店里,当时想大便都要到很远的市场去。对于店里的事,我和弟弟只会收碗筷,其它的都帮不上忙。记得刚开业第一天,有人就来闹事了,是附近的一个小吃店主,说我们挡了他们的生意,真是很奇怪的,我和弟弟只好躲在最里面,剩下的就交给爸妈和房东处理。对于这里的印象不是很深了,不记得这时挂的是什么牌子。

2000年时,爸妈和舅舅合作在师大开了一家小吃店兼小炒店,此时沙县小吃已经开遍了福州,具有一定知名度。此后家里爸妈的身体状况不适,因为长期劳累的结果。从来福州开店开始,店里都是用煤,而烧煤散发出的气体,对身体伤害极大,爸妈两人交替生病,先是老妈的胆结石越来越严重,后来是老爸的胃病,一度让我感觉到生离死别。

此后一年,爸妈都呆在家里休养,没有任何经济来源,生活相当清贫。还记得有一个星期,家里买了一次猪肉,爸妈为了让我也能吃上,将猪肉放到星期五,结果等到我回家时,猪肉已经变味了。他们吃得下,我却吃不下,之后我坐在炉灶前痛哭。可是,就是这一年,才令我感到家的存在。那时每个星期拿着10元钱去学校,一日三餐,每餐5毛钱,然后用剩下的2.5元钱,买青菜和瓜子回家。晚上,一家四口就呆在家里嗑瓜子,看电视,虽然艰苦,但有家的温馨。后来,一家人就没有再在一起看过电视了。最近几年,每年春节回家,吃过晚饭后,父母亲就去打牌,弟弟去找朋友,唯有我一个人呆在家里,挺凄凉的。有时我会问自己,还有必要回家过春节吗?嗯,扯远了。

后来我了解到,第一批的沙县小吃从业者中,大都患有疾病,高血压,肥胖,肾病,肝病,我猜测,早期用煤是一个重要原因。现在,当看见哪一家小吃店还在使用煤时,我都会为他们的身体健康担忧,煤这东西太毒了,还是不用为好。所幸,现在的小吃店里,绝大部分已经不用煤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