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我眼中的沙县小吃(5)-馄饨风波


看到起夜家乐太太如此不遗余力,我辈真是自愧不如。

这次馄饨风波发生于2005年,杭州对沙县小吃进行整治的事。当时事情非常严重,县政府派出专门人员奔赴杭州解决问题,具体和硼砂有关,而具体问题我也没有详细追究,直到2013年。

2013年的时候,我去了一趟福州,在福州大学城的一家小吃店里,正好店主之前在杭州,于是问他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他说,当时是宁波的一家小吃店在馄饨里放了硼砂,导致一个儿童食用馄饨后死亡。经过调查后,才知道这家小吃店根本不是沙县人开的,店主又不知道沙县的馄饨为什么会那么脆(因为沙县人一般不会告诉别人馄饨脆的秘密,这样就会有竞争对手了,现在我来告诉你,其实原因是碱),而他知道硼砂会使之变脆,于是在里面加了硼砂。

这件事一度引起沙县小吃在杭州遭到封杀,虽然后来问题解决了,但却造成了许多负面的影响,即使到现在依然如此。我想说的是,我所知道的亲属当中,都有一个习惯,过年回家时,都会把剩下的馄饨肉带回家,给家里的老人和小孩吃,这个习惯即使现在依然没变。

还有一点想说的是,在福州的扁肉是不是用机器搅的我已经记不清了,对于深圳的云吞如果我没记错是用机器搅的(难道真的是能被机器取代的,终将被机器取代,不想这样)。在这样一个商业化的年代,因为对于云吞的需求太大了,如果还是用木锤锤成肉酱的话,那么这个人的会累趴的,而且云吞的价格必须翻倍甚至不止才对得起它的价值。这也是后来我一直不是很喜欢吃馄饨的缘故,因为它不是我记忆中的味道,而我有轻度完美主义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