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那一年得过的带状疱疹


前些天同事来上班,戴着口罩,脸上有成片的红疹,我一看,这不就是我那年得过的带状疱疹吗?于是和他聊起治疗带状疱疹的过程,简直和我如出一辙。

他是头疼,然后一直找不到原因,在医院做各种检查,CT,核磁共振,内科,神经科都查,找不到原因,直到脸上长出了带状疱疹才知原因。我是眼睛疼,疼的晚上睡不着觉,在医院也是做各种检查,最后被一个庸医认为是青光眼,直到脸上长出了带状疱疹。于是我觉得必须记下来,给后来人一些参考。

小学五年纪的时候,得过一次水痘,被同学传染的。那时爸妈已经在外开小吃,我和弟弟寄养在大伯家里,所以很多事情也只能自己处理。那时还不知道水痘是何物,好在只是手上长了几粒,用小刀割破后,隔了几天就结疤好了,也就没管了。

高二上学期,眼睛不知道咋回事,突然特别疼,于是到沙县医院看,医生说眼压高,极有可能是青光眼,于是各种药水往眼睛滴,只是好几天都没见效。后来我爸从深圳赶来,带我到三明梅列医院看,说是麦粒肿,没什么大碍。从三明回来第二天,脸上就长出了带状红疹,于是赶紧去医院,到皮肤科一看,是带状疱疹,医生开了点药就让我回学校了。

晚上一个人待在宿舍,班主任陈美琴老师来看望我,她说城东有个黄慧明医生的诊所,还挺好的,可以去看看。到了诊所,黄慧明医生直接破口大骂,沙县医院这帮缺德的,这么严重了还只给你吃点药,赶紧打点滴吧。于是打了整整一个星期的点滴,带状疱疹才得到压制。

只是眼睛上的问题还没有消除。那时,左眼因为长时间的用药,以及带状疱疹的影响,得了结膜炎,看物体时可以看到双重影,明明是一盏灯,看成两盏了。后来眼睛慢慢恢复正常后,来发现眼睛上已经留有疤痕,把左眼的视线挡了一部分,导致右眼视力急剧下滑,双眼1.5的视力就这样毁于一旦。

高三下学期的时候,经常做题目,左眼又开始疼了。于是高考报志愿的时候,就想找个用眼少的专业吧,于是就选了数学系。后来吧,数学系真不好找工作,然后在以前算命先生说,我这个人必须在校努力学习,才能有所发迹。想想大学的时候也不算用功,于是又考研到了计算机专业。当初若不是因为眼睛的问题,大学应该就是计算机专业了,真是命运弄人。

这一路走来,还是得感谢陈美琴老师。虽然当初在课堂上,还吐槽她上课水平不行,但是呢,她的善良和责任感足以弥补她的不足。若不是她叫我去黄慧明医生那里打点滴,而是听沙县医院医生的在傻傻的吃药,估计左眼的疤痕就更大了。另外当时碰到的那个沙县医院的医生水平是真不行,好端端的眼压高竟然诊断为青光眼,真想打人。后来病例给另外一个医生看时,他就直接骂道,这是瞎看吗,怎么能诊断是青光眼呢,这么年轻的小伙子。虽然即便是他主治,也未必能知到是带状疱疹病毒的原因。

写这么多,无非就是想说,如果哪一天,你头疼,眼睛疼,然后一直找不到原因,医生也毫无办法,不妨考虑检查带状疱疹病毒压迫神经看看。对于医生来说,如果哪天你遇到一个病人,怎么检查都看不出问题,不妨考虑带状疱疹病毒压迫神经试试。如果你得了水痘,请重视,因为得过水痘的人,是带状疱疹病毒的高发人群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