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标签归档: 刺青

刺青(转)


今天下午窝在家里,于是上了饼干之屋,再次看了饼干写的刺青,饼干真是有个性,因为这篇文章,直接拜倒在饼干的石榴裙下,现在转载过来。

刺青

 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,我就有了这种念头——刺青。

在中国大部分人看来,纹身是不被认同的,似乎它总是出现在一些被人们称之为邪恶势力和人物身上。对此我只能表示无奈,试问:何为恶,何又为善。

在我看来,刺青和胎记有着相似的功能——标志性。不过刺青却更胜一筹,他可以是个人情感、个性、信仰等的表现。胎记是与生俱来的,他的存在是没有经过疼痛感而来的,而且多半是成块状,无规则性。感性一点说他是你的上一世留下的纪念,或者他还有被寻找的可能,因为那是你与他人的约定。纹身可以自行选择图形,然后经过漫长的炙热感后,他形成了。

很多人会跟你说,谨慎纹身,至于为什么,百度一下你就知道了。我想我骨子里还是有股放荡不羁、固执的成分。喜欢跟大多数对着干,嗯,这叫做反社会意识化。

我们生活在社会这个围城里,我们的三观从小就被社会意识化了,我们做着人们认为对的事,废寝忘食、使出浑身解数去考取人们认为有前途的大学,然后报读了人们认为最具就业性的专业。哈哈,似乎从头到尾我们都是“被”接受,很恐怖,也很可悲,我们没有自己的想法,我们没有想过自己喜欢干什么,将来要过怎样的生活。可是我们还是这样的渡过了大学的时光。是的,大学他即将过完,是浑浑噩噩,是三点一线的生活,一个字“混”。他是胎记,因为他的存在不会让你有疼痛感,你感受不到他的存在。

我想社会就是那刺青,在他成形的过程中,你清清楚楚的感受到了疼、痛、无力感、挫败感,总之,终身难忘,百感交集。最重要的是,他无法抹去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