邓世龙的自留地

兼济天下则达 独善其身则穷

标签归档: 性格

我的父亲


参加芳的婚礼回来,我意识到人与人之间最珍贵的依然是感情。于是发现自己对待父亲的行为近乎残忍,虽然父亲有错,但也不应该采取这样置之不理的行为来对待他,还好现在还不算晚,是时候来处理这些问题。而在此之前,有必要重新认识父亲。

父亲19岁时高中毕业,只差一点点就考上大学了,很可惜。没考上大学后,父亲只好在家务农。父亲本来可以当一个老师的,那时村里要招一名教师,可是村干部的儿子竞争不过我爸这批人,于是村干部只好不公开招聘,先让人代课,把他儿子调到小山村上课,之后慢慢调到村里,于是父亲只好继续务农。事实上,父亲的数学和记忆力相当不错,多年之前的老同学,他依然能记得名字。

做了几年农民后,父亲也成为一名合格的农民,于是打算娶妻生子。因为父亲曾在母亲所在的村子砍过柴,于是就在这里知道了母亲,托人做媒,就娶了母亲。之后就生下了我,第二年生下了弟弟。就在这两年里,父亲去到远处的江西种木耳,留下母亲在家,生活不易。而母亲也无力带着两个小孩,于是将我交给外婆养着,于是直到读幼儿园时,我才回到父母亲身边。

小时候,父亲教我要养成好习惯。如饭前便后要洗手,不随地吐痰,养成读书的习惯。很可笑的是,这些习惯父亲自己却没有养成,而我却做到了。小学一年纪的时候,父亲就教我被唐诗,拿着《唐诗三百首》从最简单的开始背,或许我遗传了父亲的基因,所以记忆力也不差,再加上用功背书,很快就背会了好几首唐诗。父亲也教我一些坏习惯,从小他就教育我,和别人打架时,要和我弟弟两个人一起打,这样才不会吃亏。可是他不知道,很早的时候,他就已经让我知道了暴力的可怕之处,所以我一直都没有养成这个习惯,轻易也不和人打架。提起这件事,我依然耿耿于怀。那时,我还是一个调皮捣蛋的孩子,毫无顾忌,所以弟弟来逗我时,被我踢了一脚。可是父亲毫不客气地将我憋在被子里,把我吓的嚎啕大哭,那弱小的心灵也留下了严重的创伤。此后,我也变得相当沉默,不随意表达自己的想法。

父亲显然很关心我的成长,于是教我下棋,打牌,给我买玩具。小时候家里没钱,父亲依然给我买了一个拼图玩具,有了这个拼图,我和弟弟两人每天晚上都异常开心。拼图的正面是一张图片,有许许多多的动物,背面是拼音,可以用来识字。伴随着这个拼图,我和弟弟健康的成长。正因为这样的成长经历,对于儿童,我特别推荐玩拼图。

有一年,母亲生病,得了胆结石,在沙县医院住院。家里的钱也差不多用光了,父亲一个人先回家,晚上和朋友在家里打牌,打得很晚,我一直没有睡不着,我想父亲当时是为了给母亲挣医药费才会这样做,于是继续睡觉。

后来,父亲将我们兄弟两人寄养在大伯家后,和母亲一起去福州做小吃。从此,家里的生活也不再拮据,而我也有机会跟随他们一起走南闯北,见见外面的世界。第一次去福州,父亲给我买了几本《机器猫》,还有一本《一千零一夜童话》,当时看得很入迷。此后,父母亲去福清,之后又回到福建师大,生活虽然不能算富足,但也还算有余。可是就在福建师大,父亲得了胃炎,身体恶化得不行,家里人都很担心他会这样病逝。那一年我还在读初一,家里一个长辈正好去世,亲戚们都认为父亲中邪了。父亲一生都讨厌迷信,而那时我竟相信了长辈们的话,即使父亲病重也没去看望他,后来我对迷信极为反感,就是因为这段经历。还好后来父亲的病好了。

初二时,父母亲都呆在家里,那时家里的钱基本上都花在父亲的医药费上,所以生活过得很拮据。父亲的右大腿不知怎么的,神经麻痹,所以只好一直吃猪腿,后来父亲的身体变得很胖。初二时开家长会,我那小小的虚荣心还希望父亲不要去,因为不想让同学看到父亲一拐一拐的样子,可是父亲还是去了,现在还在为当时的想法蒙羞。

初三时,父母亲去了深圳。此时病魔又缠上了母亲,因为母亲一直生病,父亲的脾气变得很差,有一次,听父母亲两人在吵架,于是叫他们两人不要吵,打扰我睡觉,结果被父亲骂的狗血淋头,瞬间眼泪就留下来。也就在这一年,我听父亲抱怨,他一个高中生毕业,开小吃一直没有别人小学毕业的做的好,天理何在。那时我就觉得好笑,还对父亲说,他没有终身学习的理念。结果又被父亲骂,于是之后我轻易不去惹他,这也造成父子俩之间极少坐着聊天。

直到高中毕业,去上大学,去江苏扬州报到,和父亲住在家庭旅馆里,这时我才看到父亲长出了许多白头发,也才体会到父亲的不易。于是暗下决心,大学四年一定要刻苦学习,做出一些名堂。可是后来父母亲在上海开店后,生活上又宽裕了不少,于是将之前的决心忘光了。

大学毕业那年,父亲因为年轻时结扎,一根管子被打了死结,导致发炎,于是陪他一起回老家看病,后来因为店里没人帮忙,于是我又回到店里。父亲动手术时,我也没办法陪在他身边,把屎把尿的事都是由堂弟代劳,因为这件事,父亲还一直耿耿于怀,和他吵架,他就把这件事提起,于是我只好不说话了。

在店里呆了两个暑假,也渐渐了解父亲的性格。父亲对于越亲近的人,要求越高,也最喜欢挑亲近之人的毛病,于是母亲,我,弟弟都无一幸免。相反的,父亲对于陌生人异常客气,越是陌生,他越客气,一副知书达礼的样子;父亲极为蛮不讲理,假使只有自己人在场,即使他本身不在理,他也要占便宜;父亲极为吝啬,极少买衣服,衣服鞋子一穿就是好几年,然而最要命的是,对妻子他也这么吝啬,母亲打电话次数多时,他就絮絮叨叨说个不停,导致后来母亲只好去打公用电话,并且父亲还以各种理由阻止母亲买手机,这令人看得心寒。可是在赌博上,父亲却完全变了个人,每年春节回家,都要在赌场站着,输上几万块也豪不惋惜。

正是因为他在赌博和为人处事上的巨大反差,我和他基本上没什么话好说的。叫他不要赌博,他依然独断专行。后来对他实在失去信心了,于是完全不理他,即便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生活。可是此次回家,我才知道,即便他是如此,他依然是我的父亲,而我还是有责任和义务让他回头,如果我就这样丢下他,完全不理会他,也许他会自暴自弃,那么后果不堪设想。古语云:亲爱我,孝何难;亲憎我,孝方贤。还是好好和父亲坐下来谈谈,正确处理这件事,父亲在世上的日子也不多了,再不孝顺,就来不及了。